海绵夫人

个人向写作技巧

真有道理啊,文笔差没关系,我慢慢来就是了……(强行安慰自己)

人渣战士:

写作的时候得到的一些技巧:



  • 想到了一个脑洞,如何发展?



用思维导图开始发散性地写分支剧情,列出在脑洞中可能出现的所有可能性,然后开始试图将这些串联在一起。


结局可以不用刻意去想,总有一个时刻结局就会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。



  • 想到了一个小剧情的开头和结尾,但是中间不知道如何填充,怎么办?



寻找人物之间的矛盾,激化矛盾,解决矛盾。



  • 人物反应过激,为什么?



剧情不够饱满,需要丰富剧情。



  • 人物跳出自己的大纲自由行动,怎么办?



角色开始丰富的第一步,不用管。



  • 支线发展太多,想要回到主线,怎么办?



砍掉多余支线,只想着写完结局。



  • 卡文,大脑一片空白,怎么办?



并不是一片空白,而是想出来的剧情并没有好到可以让你写出来。开始看别人的好的作品就会有思路。



  • 觉得自己写的文太干了,文笔也差,怎么办?



多描写。



  • 觉得自己写的文太垃圾了,失去了写作的勇气,怎么办?



先写完。



  • 发现写的长篇不如短篇有感觉,但是又必须写长篇怎么办




  1. 还是要写,写到完结。


  2. 觉得不如短篇刺激是因为长篇在展开的过程中设计的冲突点少了,这时候可以试着激化矛盾、出场新人物、设计新剧情。


  3. 在觉得需要浓墨渲染一番的时候不要觉得浪费笔墨,多描写细节。短篇就是因为细节多所以显得丰富的。


  4. 看点电影啊听点音乐,或者看看别人的优秀作品,从自己的主线中迁出有趣的或者刺激点的支线剧情。





 


待补充。



钻石组(未写完)

大概是日常?
文笔烂到不行,小学生文笔
内容水到不行,因为没时间,所以短到不行
严重ooc,估计没多少人会看,所以没有后续……
污染tag,抱歉……(可是既然写了,还是想发出来)
嘛……就这样吧
*
     波尔茨再次看向某个和薄荷绿搅在一起的混色身影,危险的眯起了眼。
     好……不爽。他深深吸了口气,手不由自主的握上刀柄。
     让那个蠢货消失吧。
*
     法斯猛地打了个喷嚏,没有缘由的那种。他一边困惑的揉着鼻头,一边跟小钻猜测是谁又想他了。然后他的余光就瞟到一抹身影,黑色的,带有浓厚杀意的那种。
     波尔茨。
     法斯又莫名的打了个冷战,要说的后半截话……默默烂在了肚子里。
*
     戴雅张开纤细的手掌,苦恼的计算着这次与波尔茨的冷战又维持了多久。
     嗯,一天……三天……七天……,十天……
     十天?十天吧。
     有点久了。高尔修撑着下巴发出感慨,一面微微拨弄银色的短发。
     看来这次情况有点特殊啊。
     也许是挺特殊的。嘛……波尔茨总是这样,我也该学着去习惯了。
     戴雅沮丧的趴在桌子上,将目光投向窗外,法斯正抓住辰砂的手臂喋喋不休,后者则卖力摆脱他。
     好羡慕他们简单又直接的相处模式。戴雅叹了口气,把头埋进质地细腻的双臂中,过于耀眼的混色短发加上阳光的照射,发散出强烈的光线。
     小钻……你太闪耀啦。高尔修遮住被刺痛的眼睛,幽幽的说道。
     对不起……
     无精打采的声音透过交叠的手臂传来,戴雅的心情差到了极点。
     打起精神吧,会好起来的。
     带着点安慰的意思,高尔修把手贴上戴雅的头发,当他接触到那片柔软时,整个人完全愣住了,因为……波尔茨恰好从窗边经过,不戴美瞳的眼睛极其危险的眯成一条缝,凶神恶煞的瞪向他们,就像是幻觉一样,他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,刚刚出现过的地方现在只有青草在随风晃动。
     高尔修默默收回停在半空中颤抖的手,并用它们再次捂住双眼。
     现在他想说的话只有一句。
     对不起……小钻……
    

夏尔爸爸这么帅,为什莫喜欢他的人那么少,为什么他死了呢!

暗黑馆事件同人(二)

        “中也先生也知道这个中国的词语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真不错呢。”"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我们也没有用错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用错?‘’
        我难以置信地反驳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宴会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宴会?”
        “很久之前中也先生参加的宴会。‘’
        ‘’那个宴会只允许家族成员及家族的配偶参加的。‘’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偶尔也有特例,有时外人也可以参加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但在我们看来中也先生不是外人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外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非常喜欢你呢,玄儿哥哥也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外人,那是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有些不能理解这对双胞胎的奇妙思维,于是质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这个嘛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们彼此对视,露出了促狭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让玄儿哥哥告诉你好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玄儿哥哥,快告诉中也先生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……不要胡闹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玄儿扑哧一声笑出,无奈地揉了揉额上的刘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你们小孩子的心思谁能猜透呀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说的话,我们来帮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来帮你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夫妻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夫妻。‘’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们紧紧攥着和服的一角,娃娃头微微摇晃着,竭力忍住不笑出声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啊……也真够胡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玄儿松开我,蓦地站起身,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父亲若是泉下有知,一定不会饶过你们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姐妹俩拭去眼角的眼泪,声音带着激动的颤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唉_____才不会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她们说着转过身,与我对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中也先生明白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明白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紧紧捏住被单的一角,避开她们的视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明白,怎么可能会明白,你们太胡闹了。玄儿君真是宠爱她们,这种话怎么可以随便说出口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我颇为窘迫,垂下头,压低声音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玄儿挑了一下唇角,双手环抱在胸前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可以这样胡说哦,妹妹们。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,感情很好的朋友而已_____”
          后半句话拖得很长,他扭过头来看着我,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我也确实很喜欢中也君呢,就如你们说的那样,喜欢到想把他当做妻子来对待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天哪!玄儿哥哥承认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嘻嘻,承认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就知道会是这样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居然真的是这样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 她们很欣喜地握住彼此的手,惊讶地对视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真是对不起,打扰哥哥你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要走了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留下来充当电灯泡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祝你们独处愉快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独处愉快。”

暗黑馆事件同人(一)

我慢慢的睁开眼睛,友人熟悉的脸庞进入我的视线。
      “玄……玄儿君,是你吗?”
      “笨蛋中也君,除了我还会是谁呀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一模一样的口吻,一模一样的温和富有磁性的男中音,连唇角上扬的角度都分毫不差。
        我用左手支撑着身体渐渐坐起身 ,昏暗的灯光下,他的皮肤显得异常白皙。
        我按捺住内心的激动,慢慢抬头,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颤抖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……是玄儿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扬扬眉,戏谑道:“这么就久不见 ,你变笨了不少呀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目不转睛的凝望着友人的脸庞。他苍白的肤色,俊朗的浓眉,红润的薄唇一一映入我的眼帘,细长的双眼饱含着笑意,我自然而然的想起了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终于能确认面前的男子便是我已故的友人_____浦登玄儿____不,或许应该称作江南忠教。
        玄儿对上我的视线,双手仍像过去那样插在裤兜里,他淡淡说道:
       “你不用这样看着我。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。你一定是在想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怎么会重新出现在你的面前。但这一点 同时也没错的,我出现在你面前是理所当然的事。”
       “因为____你____ 中村青司也成了亡者,和我一样的死人呢。”
       他突然靠近,冰冷的气息扑在我的面颊上。
       死了?
       我____中村青司,怎么……会死了呢?
       我茫然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友人,心跳快得离谱。
       不可能呀!我怎么可能……死掉了……
       玄儿向后退去,笑嘻嘻地望着茫然无措的我,补充道:
       “你难道不记得了吗?你确实死了呀,不过又同时活着呢。”
  ,突然又什么      我的瞳孔猛然收缩,有些恼怒地瞪着面前的友人。
       “请不要愚弄我,给我把话讲清楚。”
        玄儿从口袋中掏出香烟,动作熟捻地点上,他头也不抬地说道:
       “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日黎明,青公馆起火。中村青司过世,享年四十六岁。”
        四十六岁?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掌心,白皙而柔嫩,皮肤光滑得如同少年,完全不是年至中年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 玄儿淡淡一笑,继续说道:
       “达莉亚之肉的作用在你身上体现的很明显呢,中也君。从中年返回青年,从此一直保持着年轻的躯壳,永不衰老。我们都很成功地复活了呢,以后都可以一直在一起。”
       我惊讶地看着他,正准备将心中的疑惑说出口时突然有什么人抓住我的肩膀,在我耳边发出一阵风铃般剔透的笑声。
      我吓得差点跳起来,挣脱掉那人的双手后,急忙从床上跳下,但很不幸的是,我又被翘起的地毯给绊住,直直跌入了玄儿的怀中。
      玄儿无奈地笑着将我从地上抱起,说道:
      “还是这么笨啊,中也君。真是拿你没办法。好了,我可爱的妹妹们,不要再捉弄他了,他胆子很小你们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 我来不及挣脱他的怀抱,瞪大眼睛看向对面的两人。那对美丽的畸形双胞胎,静静地立在床前,两人脸上皆带着甜美的笑容。她们仍穿着专门为她们制定的和服,乌黑亮丽的娃娃头垂在双肩,搭配着深蓝色的服饰。
       “好久不见,中也先生。”
       “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 真是很想念你呢,玄儿哥哥也是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玄儿哥哥总是惦记着你呢,他很希望你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不是回来了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,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从此以后你再也不能与我们分开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再也不能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要和我们一直在一起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一直的,永远的在一起哦!”
          她们一句接一句地说着,双手紧紧握在一起,笑嘻嘻地望着我的神情。
         玄儿把我放到了床上,我紧抿着唇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死去的人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换作是谁都会感到不适。只是我似乎忘记了一点____我自己也不再是一个活人了呢。
         玄儿在我身边坐下,从背后揽住我的肩,我下意识地想挣脱开他,却被紧紧箍住,无法动弹。
         玄儿自上而下地看着我,嘴角浮现一抹笑意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那么介意嘛,中也君。你要体谅你的朋友对你迫切的思念,只是一个拥抱而已,不要想太多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那对连体双胞胎相视而笑,齐齐地说道:
         “对嘛,中也先生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真是一个小气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小气鬼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玄儿哥哥等了你好久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是很久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毕竟你们有过十年之约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对,是百年之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百年之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玄儿哥哥说过不论是十年还是百年都会等你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好你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真是鹣鲽情深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鹣鲽情深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你们……不要乱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尽量不靠在玄儿的怀中,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鹣鲽情深不是用来形容夫妻的吗?怎么可以用在朋友之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们偷偷耳语一阵,然后微笑着看着我与玄儿。